首页>>文化资讯 >>列表

【重磅推荐】第28期 汪希进:军魂

2020-06-29 20:42:53 字号:

  昆嵛2012年创刊

  胶东最具影响力的文艺期刊

  【重磅推荐】第28期 汪希进:军魂(外一篇)

汪希进,1939年出生,烟台市牟平区玉林店镇东桑杭埠村人。1958年入伍,1960年入党,历任守备师、守备区、要塞区警卫员、班长、营部书记、干事、正营职干事,立三等功一次,通报嘉奖一次。1982年转业,先后在区纪委、区整党办、区信访办、区老干部局任职,1999年退休。曾在《齐鲁晚报》《烟台日报》《老年教育》《老干部之家》《昆嵛》等报刊发稿百余篇。

  

  

军魂

  

  岁月如歌,往事如昨。蓦然回首,不知不觉我已离开军营32年了。当年充满青春活力的平头战士,如今已是满头银发、满脸皱纹、深刻着岁月沧桑的76岁老人。

  从戎25年,我人生最美好无悔的青春年华,都在军旅中度过。听惯了嘹亮的军号声,唱惯了“我是一个兵”,吃惯了每天四角二分五的大锅饭,习惯了夜间全副武装紧急集合5公里和10公里奔袭越野,看惯了沙场点兵各种实弹演习……寒来暑往,不管岁月风雨如何冲刷,不管阅历变得如何厚重或淡泊,一想起自己曾经是一名军人,便心潮澎湃,感慨万端。那团结紧张、严肃活泼的军旅生活,镌刻着我生命成长的历程,记录着留在疆土上的足迹和汗水,也融入了太多战斗生活中永远不老的故事……

  我有一位老战友,在当兵之初的五年生活中我们结下了深厚友谊,他在我人生旅途中留下了永远抹不掉的记忆。他叫赵庆国,与我同乡同庚、同年入伍、同在一个部队、同在一个食堂就餐、同年入党、同年荣记三等功,又是同年晋升为上士班长。他是牟平莒格庄镇泊而村人,我是玉林店镇东桑杭埠村,相距几十里地,入伍前互不相识,但是出了牟平地,那就是正宗的老乡。

  1958年12月,我们响应祖国的征召报名参军。在烟台统一集结,进行了最后二次查体,洗了澡,换上军装,第三天早饭后登上军车,11点30分到达目的地——海阳守备部队。我们这批兵,没有按惯例进行三个月的新兵集训,而是直接分配到师直小分队。赵庆国同志和四个牟平老乡分配在侦察排(后扩编为侦察连),我一个人分配在警卫排(后与指挥连合并,叫警指连)。我们与侦察排的营舍南北对门,中间隔着一个篮球场,一个锅里吃饭,一日三餐天天见面。我们两个排配备的武器装备也基本一致,每个战士两支枪,一支手枪,一支折叠式冲锋枪。侦察排比我们多配备了两辆三轮军用摩托车、两只军犬和匕首等。这在军营大院里是绝无仅有的,也是比较惹眼的。特别是野外训练,长短枪一起挎,胸前交叉的十字花,往返路过县城大街,当地群众都用惊讶、羡慕的眼神看着,议论着,我们这两支小分队着实威风了几年,心中那种军人的自豪感便不言而喻。

  赵庆国同志是一位很有个性和血性的兵尖子。他一米八的个子,魁梧的身材,处事低调,沉稳老练,说话慢调细语,和蔼可亲,是我们战友中典型的大帅哥。在军训中,他剑眉下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投射出不屈不挠的光芒,把血脉偾张的亮剑精神都付诸在实际行动中。长短枪射击、投弹、擒拿格斗、战术动作,军体项目中的单双杠、山羊、木马、跳跃等,样样都名列前茅,我们都戏称他“赵教头”。在日常工作中,他敢于担当,勇于挑战极限。1960年侦察排奉命到海阳徐家店火车站附近的滑石矿,进行体能锻炼,用小推车向车站搬运矿石。他带头搞起了搬运比赛。为了抢时间,多运矿石,他把车杆绑上竹板子,一车装载1000多斤,有时甩掉车袢,徒手推车。十多天的时间,他瘦了一圈,脸也晒黑了。对待苦和累,他常说:“怕苦,就是挑担水也会感到千斤重,肯吃苦就是肩挑万斤,也会觉得轻松。”

  他很善于做战士的思想政治工作。白天军训,晚上经常找战士个别谈心,帮助战友化解思想和工作中的问题。1962年8月,他的父亲去世。按照部队的惯例,完全可以请假回家为苦了大半辈子的父亲送别最后一程。可是他没有这样做,既没有向排长汇报,也没有向战友透露,而是默默忍受着内心的悲痛。他在日记中写道:“我为父亲的死而难过,我更要为父亲争气,好好工作。”这种舍小家顾大家、公而忘私的精神,彰显出赵庆国同志特有的品格和对祖国的忠诚。忠诚,是军人的灵魂。大忠出大勇,没有忠诚便没有血性。没有血性成不了好兵,有血性才能磨砺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刀锋。赵庆国同志在四年多的时间里,先后受各种奖励6次,三等功,连续多年的五好战士、五好标兵、互助标兵,是雷锋式的战士,优秀的共产党员,是我们学习的榜样。

  时光进入1963年,我们这批老兵已经迈进服役5年的门槛。按当时国家兵役法规定,义务兵服役为三年制。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这是从参军那天起,大家都明白的道理。到了年底部队不可能再留我们,面临复员回乡的考验。上级为了鼓励我们,曾在1962年为我们这些老兵每人颁发了一枚“超期服役”胸章。领导一面要求我们“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一面关照我们,没有对象的同志可以请假回家抓紧找一个。我们也用不同的形式表明态度,多数同志都写了决心书:“在队一分钟,工作不放松,一切听从党安排。”这期间战友之间都流露出对部队难舍的感情,有的互赠笔记本留言纪念,有的互赠照片留念。我和赵庆国同志,虽然是两个独立建制单位,但曾经在一个党支部过组织生活三年,工作上知根知底,互相追着对方谁也不甘落后,在感情上是老乡加战友,不是兄弟胜似兄弟,见面总是打着哈哈“老哥、老弟、老乡”聊上几句。2月26日在司令部门前我们又碰到了一起,他从衣服口袋掏出他的一张全身照片,并在照片背面用娟秀的字体题写着:“送:战友汪希进同志留念,老乡赵庆国,1963年2月26日。”我接着回宿舍取了一张我的照片回赠给他。想想我们入伍后的前四年,也挥泪送别了一批又一批退伍的战友,现在临到自己头上难免有几分惆怅。尽管如此,老战士们仍然毫不懈怠地履行着自己的使命和职责,并以实际行动搞好对新战友的传帮带。

  然而,形势却出人意料地发生了变化。从20世纪50年代末,盘踞在台湾的蒋介石,多次叫嚣要反攻大陆,并连续多次派遣小股特务到大陆沿海地区骚扰。1957年海阳县大辛家附近的小滩村三个妇女在赶小海时,就曾当场抓获一个台湾派遣的特务。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和平年代并不太平,一切反动派和敌对势力,从来都不甘心失败。

  1963年10月1日国庆节刚过,我们守备部队突然接到上级命令,部队立即进入三级战备。是什么情况使形势变得如此紧张?基层干部战士自然不知情,更不准打听。没过几天,三级战备升为二级,二级又迅即升为一级战备。如此严峻的形势,前沿一线部队全部进入各自的守备阵地。在此同时,海阳县的党政机关对民兵和群众也作了相应的部署,形成了一个军民联防的庞大防御体系。部队的前沿指挥所设在东线地域,由副师长唐笑宜坐镇指挥。侦察连在侦察科长的带领下,抢占大辛家公社(现合并留格庄镇)东北侧的菩萨顶待命;我们警卫排除派出我班副班长徐山峰随前沿指挥所为首长做警卫工作外,全部留在营区为首长和机关24小时站岗警卫。

  10月5日夜间,我部队前沿指挥所接上级通报,有两艘敌船驶向大辛家东侧海域。一会又通报敌船已进入雷达盲区,目标消失,并要求把敌人放进来抓捕。这时正在海滩渔场巡逻的民兵辛泽同,发现很多可疑杂乱的脚印,立即报告附近待命的连队。逐级上报后,上级命令立即搜山。不巧,海上和山上突然起了大雾,对面不见人。唐副师长认为,大雾搜山乃兵家大忌,这么多部队,连队之间、军民之间互不认识,加之军民立功心切,现在搜山势必造成误伤,后果不堪设想。他随机应变,命令部队和民兵群众,等大雾稍退,见机行动。

  侦察连待命的菩萨顶峭壁嶙峋,山崖叠嶂,松树杂草丛生。他们连接到命令后,抓紧吃了点干粮,大雾稍退便开始了搜山行动。赵庆国同志走在前面第一个,隐蔽地向前方30米左右一处犬牙交错高大的石硼群爬去。石硼群里确实藏着三个匪特,居高临下早已发现了侦察连。当赵庆国同志发现敌人枪口瞄向自己时,已来不及扣扳机,在关键时刻,他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挡住了敌人的子弹。敌人先下手为强,朝着赵庆国同志一个点射,三发子弹击中了他面部左侧,当场倒地滚下山坡。这时他的排长赵风高顾不得悲痛,说时迟,那时快,几个箭步跃到敌特的背后,把三颗手榴弹捆在一起,愤怒地投掷在匪特的中间,轰的一声巨响,三个匪特一死两伤,举着小白旗缴械投降。赵庆国同志在送往医院的半路上停止了呼吸,壮烈牺牲,时年仅有24岁。他用自己的生命为全连围歼匪特赢得了时间,自己死,战友生,牺牲他一个,救了身后人。

  在此期间,东线部队有一连队进入前沿阵地后,把一名炊事员刘兴义留在连队营房守卫。在早上大雾弥漫时,他听到对面有脚步声,立即端起步枪喊“口令”!对方回答不上口令,朝着他就开了一枪,把刘兴义的右手腕击穿。他不慌不忙跪着用左手捡起步枪,单臂一发子弹把匪特击毙。后来证实是匪特中一名校官。不久大雾全消,部队地毯式反复搜捕,16个美蒋匪特,除两个死亡,无一漏网。部队奉命全部撤出阵地,取得了此次战斗全面胜利。

  战斗结束后,匪特被押送到海阳县公安局监狱,由提前赶到的山东省公安厅主审,我们政治部副主任齐克参与陪审。通过突审,美蒋匪特交待,这股美蒋武装匪特,号称胶东反共救国军,司令叫张吉元,代号“罗汉”,上校军衔,山东荣成人;有两名校官,其中一名任这股匪特参谋长,其余都是中尉以上军官,有的是出发前从士官刚提拔起来的。他们是从台湾先乘船到公海,换乘两艘机动橡皮舟,在夜色的掩护下,直奔海阳大辛家东侧前海的渔场而来。登陆后将橡皮舟退至深水区,自动放气沉入海底。然后按预案分成若干小组,依次登陆潜伏。他们的武器全是美式装备。所带物资,进山后边走边埋,有的压在石头底下,做了记号,待潜伏成功再取。他们所携带的武器和大量物资,在我营区教室举行了一周的展览,内有长短枪、电台、炸药、金条、手表、五元和十元的人民币,其中还有部分假币,用于潜伏成功收买人心,壮大队伍;仿造的我解放军服装、鞋帽、肩章、帽徽,仿造大陆干部、工人、渔民服装及公安局的印章和信笺等,用于化装,以假乱真。这些不过是美蒋匪特的痴心妄想,他们的倒行逆施,注定以失败而告终。

  赵庆国同志遗体被安葬在海阳县烈士陵园后,由师政委马致远主持,有海阳党政军民各方代表参加,为赵庆国同志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

  会上大家为失去一名优秀的革命战士,悲痛万分,泣不成声。后经上级批准,对参加围歼美蒋武装匪特有功部队和民兵进行了表彰,侦察连荣立集体三等功一次,追记赵庆国同志为二等功,被列入山东省著名烈士名录,载入史册。他用忠诚的热血为国捐躯,虽死犹荣,他永远活在我们心中,为我们铸造起一座丰碑,是人民军队的自豪,是牟平革命老区父老乡亲的光荣,是伟大祖国的骄傲!

  他牺牲后不到两个月,我们这批超期服役的老兵,绝大部分都提拔为少尉军官,而这一切都与赵庆国失之交臂。他得到什么?他又为了什么?一想到这些,让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倍感心痛和惋惜。

  烈士豪气照日月,战友情深撼山河。每每看到我珍藏了50年的战友遗照和《赵庆国烈士日记摘抄》,他的音容笑貌便呈现在眼前。想起他那超越时空凝结着永恒的人格之美,便忍不住掉下怀念的眼泪。他留给我们一笔精神财富,激励着我们在漫漫人生旅途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和挫折,因为有军人的经历和英烈榜样力量的支撑,一切都无所畏惧,什么名利得失,一切都会释然。

  军人殉国,魂佑疆土。1982年12月,我从部队转业回到家乡牟平。2014年初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高兴地打听到赵庆国同志的亲侄子。他是牟平开发区管委副主任赵永强同志。闲聊中,我简单地向他介绍了他叔叔牺牲前后的情况,并把我珍藏的赵庆国同志的遗照,交给他翻拍了几张,作为纪念。他告诉我,自从他叔叔牺牲后,他们赵家的长辈和后代,每年的“清明”“月日”都带着鲜花、水酒、点心和水果,到海阳烈士陵园为他叔叔扫墓祭奠。我听后既感动,又震撼。从牟平到海阳往返数百里,一年两次,烈士的亲儿子也不过如此。这是信仰、信念和亲情诠释出一种对先烈们的崇敬与大爱,是践行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可贵品格。4月3日下午,我打电话问赵永强同志:“清明快到了,今年还去海阳吗?”他说:“明天就去。”我说:“请你替我捎瓶酒给你叔。”他说:“好吧。”当我刚准备下楼送去,忽然觉得应该向生前战士说几句话,便有感而发写了一首诗贴在酒盒上,寄托哀思。

  

  诗祭战友赵庆国

  

  遥望海阳烈士园,难忘五十一年前;

  虎胆英雄赵庆国,舍生忘死斗敌顽;

  壮烈牺牲铸忠魂,永垂千古留人间;

  一樽水酒祭战友,告慰英烈笑九泉。

  

  牟平全体战友三鞠躬

  2014年清明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列宁说,以革命的名义想想,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我们今天的胜利来之不易,今天的红旗凝结着千千万万中华儿女的鲜血。我们的人民军队,从小到大,从弱到强,从枪林弹雨中走来,历经战争与和平,一代又一代军人,用无悔的选择和忠诚热血,谱写了一个又一个史诗般的英雄篇章。强军兴军伟大征程任重道远,保卫祖国领土完整,维护国家主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我们几代人的努力。让我们挺起不屈的脊梁,踏着铿锵的步伐,向前,向前,向前!

  抚今追昔,片段记忆,不揣笔拙,以文代祭。

  赵庆国同志永垂不朽!

  (本文发表于《昆嵛》2015年第04期)

  

  脱去戎装学从政

作者戎装照

  时光似行云流水,转眼都成为过去,惟有记忆留在心中。当年从军营大院转业到牟平县机关大院,我经历过一番由退休到转业的不同寻常的人生抉择。

  ——题记

  毅然转业

  那是1982年初秋,我奉命赴京到军队总部出差,往返半个多月。返回部队第二天,我所在的政治部组织处长找我谈话,对我说:鉴于你身患多种病症,又动过手术,考虑你是咱部里的老同志,经部里首长研究,决定你免职休养,过几年后由部队直接退休,回原籍军休所安置。从现在起不用上班,工资、军装、医疗等一切待遇不变,估计五六年内你离不开部队。这突如其来的决定,让我始料不及,像似被命运抛弃的感觉,心里非常难过。但我还是表示感谢组织的关怀,让我回家再考虑一下。处长说:这是好事,你还考虑什么?我说:我还不满43岁,现在退休,思想还转不过弯。处长说:那好吧,三天后给我回话。

  回家后,纠结了两天,晚上失眠。心想,人生一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理想追求,活着每天都应该做点有意义、有价值的事。像我这个年龄,每天无所事事,在家干耗着,过着非军非民的生活,对我来说就是一种精神折磨,那样人生还有什么意义?想想入党时誓言为党的事业奋斗终生,自己都不能自圆其说,比比自己的老父亲,年过七十还在生产队扬鞭扶犁耕耘,更感到无颜面对。既然从军之路走不到头,说明人生之路该到了转弯的时候。想到这里,眼前一亮,心境豁然开朗:自选一条路,放弃退休,转业地方,能干几年算几年,小车不倒自管推。第三天我把自己的想法和决定告诉了处长。他听后有点吃惊地说:许多同志都不愿转业,你还要求转业,你认为地方工作就那么好干?再者转业后工资减去一截,还要租房住,生活会受到影响,希望你想好,现在改变主意还来得及,可不要后悔呀。我表示,自己选择的路,永远无怨无悔。就这样,处长让我重新填写了一份转业申请报告表,上报军区批准。几个月后,干部处通知我被分配在牟平县纪委检查科任副科长。

  走上岗位

  当年12月份,我带着全家回到故乡牟平。县纪委的同志帮我在城东关临时租了一处只能住一个月、即将拆迁的老旧房,我把家属的工作和孩子上学安置好后,第三天开始上班。检查科共4人,只有我是个新兵。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领域,环境变了,工作性质变了,身份也变了,一切从零学起,而今迈步从头越。每天围着大家转,跟着大家干,上班处理来信来访,下乡调查办案。第二年还被烟台市纪委先后两次抽调去莱州、招远查办了几起较大案件。经过一年多的学习和实践,对纪检工作初步摸索到了一点头绪。

  1984年初冬,纪委领导告诉我到组织部去接受一项新的任务。我问什么任务,领导说去了你就知道了。我到组织部后,部领导告诉我,根据中央文件指示精神,明年全国要开始整党,除了思想整顿组织整顿,重点是把“文革”中遗留的问题审查清楚。县以上党委都要成立一个办公室,调你任办公室主任,再调两名副主任,提前介入,明天开始办公,人员不足,组织部可以随时增派。最后交给我一份中央红头文件和一份审查名单。我听后,有些诚惶诚恐,压力山大。我说:“文革”已过去18年,要把这一历史问题查清楚谈何容易。我刚转业一年多的时间,一是没有工作经验,二是“文革”时我还在部队,对牟平的情况一点不了解,请领导选调一名有经验同志当主任,我当副主任可以吗?那位领导笑了笑说:对牟平“文革”时的情况不了解也好,调查起来不带框框。主任是经过县委领导同意后定的,这个不能改。这项工作很重要,有困难有压力也是真的,相信有县委领导的重视和支持,你们会完成好这项任务。

  我一听领导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已经没有商量的余地。既然领导把担子压在自己肩上,“怯阵”这不是军人的性格,宁肯被担子压倒,也不能被吓倒!我当即表示,服从组织决定,坚决完成任务。

  第二天,两位副主任同时到组织部报到,部领导给我们三个人分别做了介绍,告诉我们办公室暂时设在县领导宿舍一处空房。当天我们用半天时间里里外外进行了清扫,下午便开始正式办公。后来才知道,我们的工作量是全市比较多的,办公室的工作人员也在逐步增加,由原来3人增加到18人,都是从机关企事业和乡镇抽调来的,其中有12名同志是军队转业干部,陆、海、空军全有了。我比同志们大几岁,大家和我一样,对这项工作基本上都是“门外汉”。

  打开局面

  如何尽快进入情况,打开工作局面,这不仅是使命和责任,还需要让同志们热爱这项工作,没有热爱,就没有敬业。光有工作热情还不够,还需要掌握审理工作的程序和方式方法。为此,在组织同志们认真学习领会中央文件精神的基础上,我托人向县检察院借了一本《检察工作》杂志,现学现卖,给大家讲课。重点讲明,在法纪的天秤上,证据是最重的砝码,调查取证,务必抓住“五何”要素,确保证据链条客观、真实,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也是对党组织和当事人负责。其次是让大家明确,我们是整党办,不是司法机关,我们的工作性质是审干,而不是审案,坚持人性化办案,晓之以理,动之以情,把着眼点放在取证上,切忌向当事人动态度,更不能拿原则取悦他人,认真遵守工作纪律。要求大家解除思想顾虑,人在干,天在看,身正不怕影子斜,如果有人认为我们审查工作“得罪”了谁,相信时间是最好的磨合剂。

  在工作方法上,以老带新,包括正副主任,统一编组,两人一组,两天一碰头,三天一综合,集体把关,各抒己见,谁的意见正确,就照谁的办。及时调整工作方案,先易后难,抓住切入点,不断扩大查证线索,重点突破,集中力量打歼灭战。县委领导对我们工作非常重视,除分管的领导经常过问,县委常委还定期听取我们的工作汇报。由于“文革”年深久远,当事人各奔东西,天各一方,外调取证跨县跨省都有,要查清一件事,往往需要跑好几趟,光靠自行车和公交车办案,直接影响到工作进度。县委领导得知后,常委会上当即决定,从机关和企事业42个单位,每天派一辆车,轮流为我们办公室值班。这对我们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同志们都自觉地早上班,晚下班,星期天也很少休息,平时也没有一个同志因私事请假。在我们的工作进入关键时刻时,县委主要领导亲自出面,找当事人谈话,督促他们把自己的问题早讲清楚,早解脱。从而,促使许多同志,不但及时讲清自己的问题,还主动登门向“文革”中受到冲击的领导干部赔礼道歉,使整党工作不断出现新局面。经过一年多的内查外调,我们按时完成了任务。报送县委和市委整党办公室审议,得到了认可和好评,共同认为整个整党工作做到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处理恰当。

  在我们办公室解散时,与同志们握别那一刻,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为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给我留下了刻骨铭心的记忆。我们办公室是个临时工作班子,18名同志来自18个单位,原来互不相识,大家都能像兄弟般相处。工作中有争议,有友谊,有压力,有委屈,看过“冷脸”,吃过馊饭,听过嘲讽,坐过“冷板凳”。面对各种阻力,大家能做到胸中有正气,脚下有定力,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殚精竭虑,攻坚克难。是什么力量驱使同志们如此蓄势发力?经过团结战斗的洗礼,用心去感知,唯有一种解说:因为我们背后有党组织作坚强后盾,才有同志们勇于担当的团队精神。

  1986年5月我被公布去县委信访办任职,其间又临时调到政权办公室工作了近一年。1987年5月调县委老干部局任职,一直干到1999年退休。

  路在脚下

  回顾行走于机关大院风风雨雨17年,虽然平平淡淡,没有非凡的业绩,但平凡的人生也值得铭记。最让我欣慰的是,当年我放弃了退休,选择了转业,连我自己都没想到,一个带病还乡的人又工作了17年,从退休到现在,正好又是17年,我知足了。有舍就有得,有放弃就有收获。转业以后,虽然忍受过病疼,付出过艰辛,但更多的是收获了幸福和快乐。古人云:“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行走于世间,往往是情势推着走,命运不由人。然而,只要心里有信仰之光,信念之力,不为眼前的名利所累,积极主动创造实现追梦的条件,勇敢地撑起一支长篙,就会达到彼岸,改变自己的命运,实现人生的价值和梦想。尝过酸甜苦辣,才能品出“淡泊”的真味,经历过坎坷艰苦的磨砺,才知道收获来之不易。梦想不是空想出来的,是一步一步践行出来的,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本文发表于《昆嵛》2016年第03期)


英语培训入学测试 https://www.xiaobaoonline.com/1course